你的位置:主页 > 博赢国际官网 > 英美崛起绝非拜政府产业政策之赐

英美崛起绝非拜政府产业政策之赐

admin 发布于 2016-12-15 10:43
英美崛起绝非拜政府产业政策之赐英美崛起绝非拜政府产业政策之赐

文/禅心云起

1、史实性错误:英国在工业革命前就是日不落帝国吗?

众所周知,英国的工业革命始于1750-1760年。在印度,英国人1757年取得局部胜利,而夺取和控制整个印度,是迟至19世纪中叶的事情;在澳大利亚,英国人到1770才发现其东海岸;在新西兰,英国人要到1769年才登陆;在加拿大,通过英法七年战争,英国到1763年才控制了整个加拿大。如果非要吹毛求疵,这些岂不都是英国工业革命开始之后的事情。况且「日不落帝国」这个称号,须等到19世纪中期以后,才广泛成为对英国的政治性代称。

此文一开始,就给人留下信口雌黄的不良印象,继续往下看,更加惨不忍睹。

2、故意隐瞒的事实:美国因何实现了移民及资本的快速增长

但为什么有如此之多的移民,要背井离乡、历尽艰险越过大洋,前往陌生的北美大陆呢?是发神经吗?这位英国官员,在文章中对此奇怪地保持沉默,自始至终省略不谈。既然他不说,好吧,就我来告诉大家真实的历史真相:因为相对于老欧洲大量束缚性质的封建残留及人身、财产义务,美国是一个更加自由的国度,包括更低的国内税率和更少的管制、更加自由的市场、更自由的迁徙和投资。这正是纽约金门湾矗立的自由女神像及以下著名诗句的涵义:

把你,那劳瘁贫贱的流民

那向往自由呼吸,又被无情抛弃

那拥挤于彼岸悲惨哀吟

那骤雨暴风中翻覆的惊魂全都给我

我高举灯盏伫立金门

在《危机和利维坦》一书中,罗伯特•希格斯很好地描述了19世纪美国的特征:很久之前的某个时期,当普通美国人忙于日常生计时,几乎无法意识到政府??尤其是联邦政府的存在。作为一名农夫、商人或手工业者,他可以决定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产销何种商品,而仅受市场力量的束缚。试想:没有农产品补贴、价格支持、面积控制;没有联邦贸易委员会。作为一名雇主、雇员、顾客、投资人、借贷人、债务人、学生或教师,他可以基本按自己的心愿行事。试想:没有国家劳动关系委员会;没有联邦消费者‘保护’法;没有保障及交换委员会;没有就业均等机会委员会;没有卫生和福利部门。没有一家发行国家纸币的中央银行,人们通常使用金币完成买卖。没有销售税,没有社会保障税,没有所得税。尽管政府官员像现在一样腐败??也许更腐败??但可供他们贪污的少到可怜。公民的私人消费超过政府所有消费的十五倍之多。

在19世纪的美国,政府的任何税收和管制,都会受到重重阻力。举例而言,在今天成为美国大税的个人所得税,由于美国国民对政府权力的高度警觉,自诞生起就遇到巨大压力。1861年8月5日,联邦政府才以其对南方的战争为由,首度开征个人所得税,但需要缴纳的也仅限极少人,到1872年因被指控违宪而停征。1894年美国国会决定再次征收个人所得税,以弥补关税削减带来的损失,很快又被裁定违宪。直到1913年,美国宪法第十六修正案才正式授予国会征收个税的权力。

可想而知,相比今天来说,美国19世纪的市场环境是极端自由的,国内的政府干预少之又少。这才是当时资本和人力资源在北美快速积累的真正原因。

3、基础逻辑谬误:英美快速增长靠的是什么?

接下来一大段所谓「证明」,几乎可以用幼稚来形容。一个稍稍有点逻辑基础的人,都可以轻松反驳。

文章接着罗列了许多数据,从英国18-19世纪的政府负债,到美国19-20世纪的关税墙,从19世纪工业革命时代英美国家的GDP「低增长率」,到美国二次大战期间的GDP「高增长率」。让不少外行人看来,像在用「事实」说话。

然而,在科学领域,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同样的事实或现象,在高手和低手眼中是大有差异的,就如一个透明水杯中的筷子。在低手眼中是折断的,而高手会告诉你筷子并没有折断,而是隐含着一定的光学原理。

其次,我要告诉你,是否掌握法国经济学家巴斯夏的「反事实推理」方法的精髓,是经济学家水平优劣的重要分水岭:一个好经济学家与一个坏经济学家之间的区别就只有一点:坏经济学家仅仅局限于看到可以看得见的后果,而好经济学家却能同时考虑可以看得见的后果和那些只能推测到的后果。

让官僚手中掌握更多的资源,就会有更多的基础设施和发明创新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单从历史数据看,在政府主持大量投资时,基础设施和创新的数量也在增长。但这只是看得见。看不见的,是这种增长的水平,永远无法企及同样资源掌握在私人手中的增长水平。从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可以得知,私人企业家,受着利润和亏损的激励去有效满足消费者,而政府官员,却缺乏任何有效的激励手段,也不具备相关的知识,从而能够有效地满足消费者。看得见的,是表面上的增长数据;看不见的是,是背后的巨大效率损失。

此外,建立一道高耸的关税墙,看的见的是收缴的具体金额,看不见的是商品流通效率的损失??效果就好比将联结两个地方的铁路拦腰斩断,改回中世纪的人力、畜力运输。事实上,美国18世纪由于宪法规制,国内税收很轻,所以联邦政府只能打关税的主意。税收按其定义,当然不可能使国民更富有,只能使他们更贫穷。并且美国的高关税增加了南方的离心力,直接导致了一场生灵涂炭、财产损失巨大的国内战争,极大延缓了美国经济的发展。

4、需要什么发展模式:国强民穷还是国弱民富?

毋庸讳言,英美两国之所被称作帝国主义,的确有对外进行掠夺和压迫的因素。但要清楚两国之所以富有,从根本上讲,是因为这两国政府,曾经是对其国民最为软弱或最「友好」的政府,因此在国内,为财富的增长创造了最有利、最宽松的环境。而正是凭借汲取这些优势的财富,他们对外才具有强大的武力优势。这个因果关系不能错置。这一点,在对其国民较为恶劣的其他更老牌的殖民政府,比如西班牙的早衰上体现的至为明显。

事实上,美英国家存在两种有主次之分的发展模式:首先,是让美、英国民更加富裕的成功模式,是尊重私有财产的自由市场经济,这既有经济效率,也是道德的且值得提倡的;其次,是让美、英政府更加强大的「成功」模式,是凭借前面这个主要因素造就的优势国力,加上汲取这些资源强化的对外掠夺能力及政策,但这就既不道德从而不值得提倡,且会带来经济上的无效率。

对于其他发展中国家而言,从现实角度,效仿前者走和平道路更容易成功;而效仿后者,难免走上一条粉身碎骨的不归路。另外,从道义角度,不管处于什么情况,都不应煽动对国民财富的抢劫,来成就国家的利维坦化。从经济角度,一国还未富有,政府就对本国国民抢劫财富,会造成「非洲病」;一国刚刚富有,政府就对本国国民抢劫财富,会造成「拉美病」;一国已经非常富有,政府于是对本国国民抢劫财富,最终会造成「英国病」。

老牌英帝的这名前官员,显然没有区分这两种模式。他的思维,基本上还停留在帝国主义时代和利维坦国家的认识水平上,没有理清正确的因果逻辑关系。学问水平之低劣,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他开出的药方,要么带来贫穷,要么带来战争,除此外没有更好的结果可言。